Closing the Hong Kong Education Gap

By |2019-01-22T06:10:36+00:00January 14, 2019 |Categories: News|

Closing the Hong Kong Education Gap So you think Hong Kong’s education system is fair and equitable for all? Harvard MBA grad and Goldman Sachs alum Arnold Chan, founder of nonprofit Teach For Hong Kong, tells us why it’s not, and how he and some of the city’s brightest graduates intend to effect a change from [...]

Comments Off on Closing the Hong Kong Education Gap

From finance to an NGO: how a book changed one man’s life

By |2019-01-02T07:25:46+00:00December 23, 2018 |Categories: News|

In Leaving Microsoft to Change the World: An Entrepreneur’s Odyssey to Educate the World’s Children (2006), John Wood describes how he left Microsoft to found educational charity Room to Read. Arnold Chan Kwan-yeung, founder of Teach4HK, which helps children from underprivileged backgrounds access high-quality education, explains how it changed his life.

Comments Off on From finance to an NGO: how a book changed one man’s life

【情緒教育】青年自製圖卡化解衝突 以溝通4步曲表達感受和需要

By |2019-01-22T07:20:54+00:00December 4, 2018 |Categories: News|

「點解你咁懶做唔齊功課?」「又跌親?點解唔小心啲?」「點解又寫錯呢個字?點解唔俾心機記?」這些說話,是不是似曾相識?當小孩犯錯或表現不好時,爸媽們有否說出類似的說話?當你說出這些話時,小孩的反應又是怎樣? 就讀政治與行政學系及法律系的楊思毅(Raymond)和郭梓樂(Matthew)畢業後並沒有從事與學科相關的職業,他們加入了良師香港及到小學擔任項目老師,去年在教學期間,他們發現學生因為不善表達而經常發生衝突,老師面對衝突也常常不知所措,這是因為香港主流教育並未照顧到情緒教育。為了協助學生更適當地表達需要、老師更易介入和處理衝突,二人特別與台灣精神科醫生鄭若瑟合作設計出情緒卡「Just Feel」及溝通4步曲,讓人學習善意溝通,更有效表示心底話。 「善意溝通又叫非暴力溝通,日常生活中的溝通其實是有少少暴力的,他們未必是刻意,例如當小孩踩單車跌倒時,很多家長會立刻說:『點解咁唔小心?叫左你唔好踩咁快!』其實家長一定是出於關心,但小孩聽來卻覺得是責罵,他們或許會誤認為『我很想跌倒嗎?你根本不關心我!』」Raymond解釋很多人都無意識地說出傷害別人的說話,而善意或非暴力溝通是指有意識地運用語言,把心中的善意表達,並讓對方聽得懂。 察覺香港缺乏情緒教育後,Raymond與 Matthew在今年6月先創立社企「Just Feel感講」,再與鄭醫生合作,結合臨床經驗和老師的觀察,挑選出學生常有的感受和需要,設計出60張感受卡和需要卡,幫助還不善表達的小學生說出心中情緒。 去年,6年級的浩然和碩丞因為一包零食而引起衝突,更差點吵至絕交,不再做朋友。Raymond和Matthew就用感受需要卡輔導。浩然和碩丞先選出能形容心情和需要卡,再藉此來解釋。 浩然:「我覺得很傷心,因為他不問就拿我的零食。我需要尊重和安全感。」 碩丞:「我覺得好緊張,因為怕浩然不再跟我做朋友,我很需要友誼,日後我會問他可否和我分享。」 在兩張卡的幫助下,二人都平心靜氣地說出自己難過的原因,和對對方的期望,碩丞亦明白不問自取會讓別人不滿,亦發現彼此都很重視這段友誼,不希望因小事而被影響,現時兩個小男仔仍是好友。 「有卡會直接一點,不用說那麼多字。」浩然這樣說。Matthew解釋所有感受和需要都是抽象的,加上小學生對情緒的認識簡單,難以有條理地形容內心感受,而通過卡牌的幫助和大人的問答引導下,學生便能較準確表達。「初小生知道開心、傷心可能已很厲害,但不代表他們情緒簡單,他一樣複雜,而圖卡除了文字,還有不同的人物和表情,可以更易找到配合自己心情的圖卡。」Raymond又指初小和高小學生多選的感受和需要都有分別,初小學生剛進入新環境,會多選玩耍、友誼、歸屬感、安全感等需要。而高小學生的自我意識開始發展,亦越來越重視自我價值和自尊,因此多選平等、尊重、信任、自主等需要卡。 表達情緒可滿足需要 除了小孩間的爭執,大人也會因表達不善而破壞關係,例如當學生欠交功課時,常會這樣說:「點解你咁懶無做功課?小息過黎罰企!」 Matthew指當人聽到批評時,第一個反應通常是反彈,不論自己有沒有錯,整個人先繃緊起來對抗別人的指責。在以上例子中,Matthew指老師並沒先了解學生欠交功課的原因,就歸究為懶,這樣學生只會認為老師胡亂責罵。他建議可用溝通4步曲:先觀察、說感受、講需要,說請求,例如: 「我看到你今日沒交英文功課 / 作為老師,看到學生沒有做功課會覺得很失望 / 我需要你尊重我及課堂規則 / 另外小息時請做好功課交給我。」 在以上例句中,第一句是客觀的觀察,純粹描述實況;第二句是老師說出感受,讓學生理解為何欠交功課會讓老師生氣;每三句是老師的需要;第四則是請求。Matthew指看起來話說甚長,其實比原句長不了多少,而且對學生來說有極大的分別。「善意溝通是一種模式或語言,透過有效的溝通方式讓自己有效地表達個人感受和需要,也幫助別人聆聽自己,因此分兩部份,一是自己的表達,二是別人的聆聽。」 有想法,還需有實踐空間 「青協早前一個研究結果表示,有4至6成的香港老師都認為學校缺乏情緒教育,需要額外的支援。」Raymond和Matthew特別感謝聖文德天主教小學的校長、訓導主任和老師,如沒有他們的支持、一起實踐和探討,即使二人看多少書、認識多少理論,也是空中樓閣:「訓導主任曾提及,過往接觸的輔導工作比較難在小孩身上運用。但善意溝通有清晰的步驟,讓大部分老師和學生跟隨,可以學亦可以教。」 學習善意溝通方法和感受情緒卡的使用方法後,除了用在輔導學生,亦有老師嘗試改善與家人的關系。他形容長輩首次接觸都會覺得尷尬,畢竟傳統華人鮮有向別人暴露自己私密、敏感的心情,但當成功一次,往後便會慢慢適應,慢慢亦會熟習這套溝通方法。Raymond指感受是一個訊息,提示感受背後所需要的是甚麼。負面感受不一定是壞,正面感受也不定是好,就像電影《Inside Out》,只用笑容是無解決所有難題的,偶爾表露脆弱、悲傷的一面,或許更能得到別人的理解:「我不會說這是萬試萬靈,但希望讓大家知道在打、罰和罵以外,還有其他方法,能快速又準確地化解學生和化解衝突。」 Raymond和Matthew將會參加賽馬會不一樣的教育節體驗日,除了介紹善意溝通的理論、即場試用感受需要卡,亦會分享案例和例句,講解如何從無意識傷害,變成有意識地表達和理解。

Comments Off on 【情緒教育】青年自製圖卡化解衝突 以溝通4步曲表達感受和需要

【生涯規劃】 法律系畢業生創業 關注學生情緒健康:想幫下一代

By |2019-01-22T07:20:27+00:00November 12, 2018 |Categories: News|

根據2016年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未來就業報告》,未來15年內將出現新興職業,如此同時傳統職業亦會消失。報告預計65%的小學生,將來會從事尚未出現的新工種。現時的生涯規劃能面對未來的變化嗎?年輕一代又可以如何裝備自己和找到自己的職志? 突破機構於上月舉行座談會,邀請年輕人分享尋找職志的心路歷程。當中Matthew(郭梓樂)是修讀法律的大學生,畢業後嘗試過當老師,後來創立關注學生情緒支援的機構「感講」。他說,探索的過程會經歷嘗試和失誤,最重要的是如何重整過來。 攝影:顏寧 現行生涯規劃非以學生興趣出發 香港學生的生涯規劃大概相似,都是從現有的職業出發,而非學生本身的興趣為本。Matthew說:「好多中學小學係同你講話,例如而家有10種職業畀你揀,你揀一個。跟住有啲requirement(要求),你就要跟住做𠵱啲嘢。」即使學生喜愛音樂,但在港從事相關行業的前途往往不被看好,學生就只好重新選擇。 然而,這種生涯規劃已無法應對未來的變化。在瞬息萬變的時代,學生更需要認清自己的方向,掌握通用的技能和解難能力,才能回應時代變遷。 找方向要問自己:覺得有冇意義? 首先,學生需要找到自己的目標。而Matthew發現目標的過程也是兜兜轉轉:「可能行到盡頭係掘頭路,可能另一個方向先啱都唔知㗎。」 他在大學修讀法律,大部分同學畢業後也當律師,他卻參加了「良師香港」,最初只是想著:「有啲咩可以為香港嘅下一代做呢?」Matthew在一間小學當上老師,班上有一位有自閉傾向的學生,不善與人溝通而與同學起爭執。他開始想:有甚麼方法能讓學生善意溝通,提升他與人相處的能力? 為此,他設計了一套情緒學習卡,發現學生的情況有所改善,體會到教育的意義。對他來說,意義就是驅使他工作的動力:「意義,會令人終於有動力去做所有嘅嘢。」後來,他就聯合創辦了機構「感講」,關注學生的精神健康和情緒教育。即使面對同儕間的比較,他也能堅持自己的計劃:「身邊同學都做緊律師唔知幾多萬一個月,然後自己做緊一間公司可能入不敷支。 不過我諗返轉頭就係,究竟點解我想做𠵱樣嘢、有咩意義。」 過程中重整目標:計劃好唔代表一定做到 認清目標之後,學生又可以如何進行計劃呢?「良師香港(Teach for Hong Kong)」的項目經理Theron(莫文韜)分享經歷:「過程入面要重整你嘅目標,點樣轉plan(計劃),唔得再調整。」 Theron參加「良師香港」的計劃時,於一間有非華語學生的學校當老師。他說,最初的目標是希望幫助這批學生融入香港社會,又希望能令他們的成績突飛猛進,後來才發現當中跳過了很多步驟:「入到去一個星期已經幻滅,原來要佢哋聽我講嘢,要識得慢慢同學生建立關係先。」後來,他當上「良師香港」的項目經理,看到很多新參加者也遇到同樣的情況:「因為準備好課堂,唔代表就可以教好。就要再諗點解決。」 定下時間表,定期回顧 然而,年輕人轉換跑道是勇於嘗試,也是欠缺穩定,家人少不免憂慮。突破機構高級媒體項目策劃王育娟說:「屋企人成日問搵唔搵到食,好似一種質疑、潑冷水,但係其實背後係出於愛。要學識點樣同上一代bargain(討價還價)、溝通,可能定下期限畀自己,到時回顧吓,做唔到跟住會點做。」 在未知的道路上摸索,過程中往往會有失敗和灰心,但也是嘗試的一部分。Matthew勉勵正在尋找職志的年輕人:「用返突破Trial and Error Lab嗰句,嘗試直至找到出路。再加多句,搵到心中重要嘅意義,𠵱個意義可以幫你向前行。」

Comments Off on 【生涯規劃】 法律系畢業生創業 關注學生情緒健康:想幫下一代